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 黄洁夫:红会介入器官移植 可以起到见证宣传作用

黄洁夫:红会介入器官移植 可以起到见证宣传作用

日期:2014年3月11日 11:13

[关于目前的医院体系] 当前我国绝大部分医院都是国有医院,病床占有率超过90%,医疗服务与产品价格都是政府管制。

[关于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 我不能蹚到一片不干净的水里,说是黄部长怎么了。要公开、透明,人家才会信任,才有人捐钱。

卸任了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依然是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实际“当家人”,同时也是北京协和医院的一名医生。面对媒体,黄洁夫总是平易近人,事无不可对人言。昨日,全国政协媒体开放日选择了他所在的医卫界等界别,“长枪短炮”、录音设备又以他为焦点排开。黄洁夫跟记者谈了医改,谈了最为熟悉的器官移植,还谈到“时间去哪儿了”。“时间都去哪儿了,一辈子看病不知不觉,头发都白了,满脑子都是病人哭了笑了……”

谈医疗体制改革

第一个问题,黄洁夫就选择了“看病贵、看病难”。黄洁夫直言,我国医疗体制改革一直在“市场化”和“政府主导”的两条道路上反复抉择。

第一轮医改:医院在逐利道路上越走越远

黄洁夫表示,1997年我国进行第一轮医改,公立医院采取了市场导向的改革,扩大医院自主权,医院自负盈亏,执行“以药养医”的医院补偿政策,使医院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医院发展很快,医疗技术也相应进步。但改革存在明显不足,许多好的原则并没有具体配套措施去落实,对市场缺乏政府的指导和监管。“创收”与“发展”驱使医院在逐利的路上越走越远,导致医院的公益性丧失。

第二轮医改:公立医院改革成了“硬骨头”

2009年,以“摒弃市场化路线、回归公益性”为宗旨的第二轮医改启动,从“强基层、保基本、建机制”入手,基本医疗保障实现全民覆盖,各级政府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大幅增加,人民群众享受到了医改的实惠,医改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但公立医院改革却是块难啃的硬骨头”,黄洁夫说,“改革设计拟解决多年来困扰我国公立医院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问题,并以破除‘以药养医’为突破口,但却得到了一些与改革初衷不符合的结果。”

黄洁夫说,近两年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赴六个省市调研发现,门诊量超万人的大医院大量增加,但医疗服务质量与工作效率在政府强力监管下并未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待遇、硬件得到提升,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反而在下降,不少基层医疗机构门可罗雀。

另一个不好的结果是,“病人选医生”竞争机制变成“医生选病人”,医患关系日趋紧张,医务人员执业环境持续恶化。“以药养医”的顽疾没有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财政补贴等措施改善,医院又出现了以“检查费用”补医、“过度医疗”等问题,给中央与地方财政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民营医院:遭遇制度困境,发展十分困难

在医疗资源配置方面,黄洁夫指出:“当前我国绝大部分医院都是国有医院,病床占有率超过90%,医疗服务与产品价格都是政府管制。”然而,公立医院资源配置极不合理,东西部之间、城乡之间差别很大。而民营医院遭遇制度困境,发展十分困难。成气候的好的民营医院不多。

黄洁夫希望接下来能够推进市场化改革,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市场配置资源,逐步过渡到一个民营医疗机构占主体、竞争充分的医疗服务供给体系,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

同时,这也可以使医务人员从“单位人”成为“社会人”,形成一个以医生自由执业为基础的高度市场化的医生人力资源市场。

谈器官捐献

谈到自己最熟悉的器官移植工作,黄洁夫特别强调“阳光、公开和透明”。他说,器官移植基金会的所有参与人员不要有一点个人利益在里面,基金会才能办得好。

器官移植需求:排队的约有30万人,能移植的不到2万人

据黄洁夫介绍,目前全国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员估计有30万人,但能够移植的不到2万人,关键是因为很多患者没钱,还有些患者则不知道可以做器官移植。

今年3月1日,由黄洁夫具体负责并担任主任委员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正式成立并运转。截至3月2日,全国的公民捐献累计为1572例。黄洁夫说,委员会下面涉及人体器官捐献体系、获取与分配体系、移植临床服务体系、科学注册体系和人体器官与移植监管体系等五个体系,目前还未真正完善。“这需要一个过程,一步步来。”

对于在器官分配领域可能出现的医生人为操纵分配的问题,国家卫计委已决定从今年6月开始启动飞行检查。对广东这样的器官移植大省而言,目前的O PO (器官获取组织)联盟一共6家,这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很难判断。“中国不要统一的做法,要有统一的精神、政策。(O PO联盟和器官移植中心)要按市场的配置、老百姓的需要来完成整合。”黄洁夫说。

器官移植基金会:注册基金800万,现在账面只有1000万

黄洁夫同时表示,对于器官捐献人员设立的基金会(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1995年由著名外科、器官移植专家裘法祖成立。裘老去世后,基金会存在的问题太多了。“他们选我做了基金会理事长,但始料不及的是,原来800万元的注册基金,现在账面上只有1000元,这么多年没筹集到一点钱,钱到哪去了也不知道。这必须按法制的规定去处理好这些遗留问题,不能接过来就说这变成我的事情了。”黄洁夫说

黄洁夫表示,他要做的就是重新弄一个阳光、公开、透明的基金会。所有基金会参与人员,不要有一点个人利益在里面,全部要为老百姓服务。这个基金会才能办得好,人民群众才会相信基金会。“但这有个过程,我不能蹚到一片不干净的水里,说是黄部长怎么了。要公开、透明,人家才会信任,才有人捐钱。”

对于红十字会在器官捐献事业中扮演的角色,黄洁夫表示:“应该这样说,没有红十字会就没有中国的器官捐献事业,他们真的起到了很重要作用,我们需要一个很大的器官库,就是全民参与,而红十字会是最好的平台。”

黄洁夫进一步解释道,器官移植必须遵守第三方原则,红会作为第三方介入,可以起到见证、登记和宣传作用。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

将通过四方面措施推进公立医院改革

据新华社电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6日下午在记者会上表示,今年将通过破除“以药补医”、健全医院管理制度、研究制定医务人员薪酬制度等措施继续攻坚公立医院改革这项医改“硬骨头”,推进县级公立医院和城市公立医院改革。

李斌介绍,县级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将从去年的311个县扩大到1000个左右,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则由原来的17个拓展到至少每个省都有一个城市开展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她说,将通过四方面措施推进公立医院改革:一是抓好规划布局调整,制定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严格控制公立医院的标准和规模。

二是要破除“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要通过理顺医药价格、增加政府投入、医院节约成本等途径来建立一个新的补偿和运行机制。

三是要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立和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建立和完善医院的运行机制、管理机制、人事管理制度等,使医院能够提高运行效率,增加活力,提高治理能力。

四是要充分调动广大医务人员积极性。今年将加快研究和制定适合行业特点的医务人员的薪酬制度,最终实现人民群众得实惠、医务人员受鼓舞、财政保障可持续的改革目标。

所属类别: 国内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邮编:510600   传真:020-87306082     后台管理
QQ:2844849558  E-mail:2844849558@qq.com  地址:广州市中山二路58号
版权所有 ©2017 器官移植网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粤ICP备13010326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