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 黄洁夫:透视中国器官移植版图

黄洁夫:透视中国器官移植版图

日期:2014年6月15日 02:46

 

未来,相关部门将首次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中国器官移植五大体系逐渐走向成熟。

 

未来,出台7年之久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首次被修订,全国性的器官获取组织(以下简称“OPO”)联盟将改变当下OPO松散的局面,人体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将负责器官捐献人道救助与补偿,器官捐献与动员工作将更加活跃。

作为中国器官移植体系的关键设计者之一,黄洁夫在两会期间透露出器官移植体系建设的一些新思路。长期以来,他致力于推动建立符合伦理规范并与国际接轨的器官捐献和移植体系。

目前,这一体系建设已经进入关键阶段。人体器官捐献体系,人体器官获取和分配体系,人体器官移植临床服务体系,人体器官移植术后登记体系,人体器官移植监管体系这五大体系建设初见成效。

2011年,中国器官移植体系遭受国际质疑。黄洁夫在《柳叶刀》杂志发文直言不讳地承认,中国在器官移植手术时,的确存在使用死囚器官的现象;因监管不严,中国也存在“非法器官交易”和“移植旅游”等问题。作为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以直面事实的态度表达出中国致力于变革器官移植体系的决心。改变从此开始。

下一步,中国器官移植体系建设将如何深入?近日,黄洁夫向健康界分享了相关思路。

器官移植条例的七年之痒

“《条例》出台将近7年,但还没有修订过一次。”黄洁夫指出,“由于器官移植技术发展很快,国外一般过2、3年就修订法律,香港和台湾地区也是如此。对于中国来说,当前的一个关键任务就是要对《条例》修订。”

2007年《条例》出台,这标志着器官移植体系建设走上法制化道路。原卫生部和红十字总会随后于2009年酝酿启动器官捐献工作试点,集中出台了30多个文件。2013年8月,《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发布,进一步规范了器官获取与分配体系。

“整个器官移植体系的建设一直都是依法而行,在国家和相关部门法规指导下进行。”黄洁夫强调,随着器官移植技术发展及情况改变,相关法规修订应迅速补位。

早在2010年,卫生行政部门就有意对《条例》进行修订。黄洁夫介绍,前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高度肯定了卫生部门开展的器官捐献移植工作,但也认为存在一些问题。当时,《条例》修订草案没有将器官捐献问题讲清楚,没有从伦理学上把器官的来源讲清楚,担心会继续引起国际质疑。“温家宝总理的意见是继续完善器官捐献体系,等条件和时机成熟时,再对《条例》进行修订。”黄洁夫说。

时隔数年,黄洁夫认为:“目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的五个工作体系基本建立,条件已经成熟。我们希望颁布新的《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

由于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需要不同部门协调,因此更需要全社会参与。黄洁夫强调,“只有《条例》修订完善,捐献和移植工作‘以国家卫生计生委为主导’,才能在国务院各个部门中明确职责;红十字总会在器官捐献工作中的法律地位才能得到国家层面的肯定。”

3月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和红十字总会又有新动作,成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改变了器官捐献和移植“分段管理”的格局,黄洁夫出任主任委员。

此前,器官捐献和器官移植这两个本应紧密相连的环节,一直处于“分段管理”状态。2006年,中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OTC)成立,设在卫生部门,负责拟订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规范,对省级规划提出评议意见。2010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CODC)成立,设在红十字总会,负责拟定人体器官捐献体系建设方案。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合并了上述两个委员会,并对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管理工作进行顶层设计。《条例》修订自然也属于委员会推动的事务范畴。

所属类别: 国内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邮编:510600   传真:020-87306082     后台管理
QQ:2844849558  E-mail:2844849558@qq.com  地址:广州市中山二路58号
版权所有 ©2017 器官移植网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粤ICP备13010326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