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不中断血流”肝移植技术缔造者何晓顺:改写现代器官移植63年历史

“不中断血流”肝移植技术缔造者何晓顺:改写现代器官移植63年历史

作者:高立来源:新华网 日期:2017年9月17日 10:04

新华网广州8月14日电(高立)8月11日下午5点多,何晓顺刚刚做完世界第三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手术,手术成功。他回到办公室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看不出手术后的疲惫,甚至还有点兴奋。

        中山大学此前于10日发布消息,该校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科学术带头人何晓顺带领医疗团队已成功实现两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破解了器官移植领域的一项世界性难题。

        “今天做完了第三例,虽然累但是我很高兴,因为一切都顺利,没有意外情况。”何晓顺说,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底气和信心,这个技术可以说比较成熟,正在向常规手术过渡。

 

        何晓顺(左一)在手术中

        63年来,一直如此

        何晓顺介绍说,传统器官移植技术包括“三部曲”——器官获取、保存和植入。志愿者捐献的器官要经过“灌洗、低温保存、再灌注”的技术处理,才能移植到受捐患者的体内。现代器官移植技术问世63年以来,这种方法一直被作为规范收录在医学教材中。

        以肝脏移植为例,医生将肝脏从捐献者体内获取,须先用0-4℃的器官保存液进行灌注,快速降温,而获取后的器官也必须在器官保存液中保存。这种冷保存的肝脏中没有了血液,因此颜色是黄白的。直到肝脏与患者体内的血管重新吻合、恢复血流后,原本黄白、冰冷的肝脏才重新变得鲜红、温热,慢慢恢复工作,流出金黄色的胆汁,患者重获新生。

        “器官一旦离开捐献者体内,便处于无血流供应的状态,从数小时至数十小时不等。”何晓顺说,没有血流供应,器官就不可避免地会遭受损伤,这是影响移植疗效乃至导致移植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常规的手术成功率一般可以达到百分之99点几,但肝移植也就95左右,手术并发症的发生率也高达百分之二三十。”

        尽管全世界科学家几十年来都在努力改良器官移植技术,缺血损伤这一核心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不仅影响患者的生存质量,也成为器官移植发展的“技术天花板”。

        “不中断血流”的肝移植

        数年前开始,何晓顺就带领团队自主研发“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以期提高器官移植的疗效。这种“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可在手术前模拟人体给离体器官提供血液循环,从而避免了器官的缺血损伤,提高了移植的疗效。据介绍,获取器官前,医生先将进出肝脏的血管接入“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在断掉原有血液供应的同时,由“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接管肝脏的血液循环,从而实现移植器官的平稳过渡。在供肝植入受者体内前,先将供肝的血管接好,受者血液进入肝脏的同时将机器撤离。通过这种全新的器官移植技术,移植的肝脏始终有良好的血液循环。

        何晓顺团队7月23日为一名肝硬化合并小肝癌的患者进行手术,完成了世界首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并于8月8日成功开展了第二例同类手术,加上11日的手术,这已是第三例。新技术给患者带来的快速康复超出预期,术后患者肝功能指标均明显优于以往的肝移植手术。

        “前两例病人都是在ICU不到一天就转回普通病房,第一例病人已经出院了。”说到这里,何晓顺笑了起来。

        他以转氨酶指标举例解释说,一般用转氨酶来评估肝脏受损的程度。正常人在40U/L以下,通常增长两倍就认为是严重的肝功能损害,而传统肝移植术后转氨酶可高达几百甚至数千。而从已完成的这三例手术的临床情况来看,术后转氨酶都只有几十,其中第二例术前供体转氨酶是144U/L,患者术后第一天就降到28U/L。“不中断血流,不仅可以减轻肝损伤,甚至还起到了修复的作用。”

        何晓顺说,这项新技术未来还可延伸至心、肺、肾等的移植上。“估计一个月左右我们就会把肾移植也做出来,以后延伸到心脏、肺都可以,因为原理是一样的,就是技术细节不同。”

        让新技术惠及更多人

        中国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学浩认为,这项技术是对现有器官移植技术的颠覆性创新,该理念完全有可能拓展至其他器官的移植,有望将器官移植学科的发展带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很快,我想三年之内整个医疗界可能都会采用这种技术作为主流的手术方式,因为它好处太多了,有很多以前想不到的好处。”何晓顺说。他还搬出了器官移植学的经典教科书,美国Wiley Blackwell出版社的《器官移植》。这部上、下册共2000多页的教科书里,很多内容都将因“不中断血流”技术的出现而改写。

        何晓顺从1988年开始从事器官移植工作,已经近30年,如今他已是器官移植领域当之无愧的“大咖”。在外科手术中,器官移植是最难的,也是压力最大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他曾连续手术23小时。

        “身体上的疲累还是次要的,最主要是心理的压力。”何晓顺说,器官移植是生死之间,肝移植往往是因为肝衰,不做手术就要面对死亡,或者手术失败也可能导致死亡。压力实在是很大,但他并不后悔,这是他热爱的事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何晓顺还是注定闲不下来,很多事情都等着他去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手术和机器相关操作写成规范的说明,让别的医院可以复制、推广,在更大范围内惠及更多患者。”他说。

所属类别: 最新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邮编:510600   传真:020-87306082     后台管理
QQ:2844849558  E-mail:2844849558@qq.com  地址:广州市中山二路58号
版权所有 ©2017 器官移植网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粤ICP备13010326号-7